孙宏斌愿赌服输 乐视网自救还得从硬件盈利开始

2018-01-24 14:46

  孙宏斌愿赌服输,乐视网自救还得从硬件盈利开始

  在没有重组方案“加持”的情况下,乐视网经历9个多月的超长停牌后即将于1月24日复牌。迎接乐视网的,将会是股价的连续跌停。

  孙宏斌如何挽救乐视网?在1月23日的投资者网上说明会上,乐视网方面表示,为了解决目前存在的关联方对上市公司的75.31亿元的巨额欠款问题,“用汽车公司(含Faraday Future、Lucid、乐视汽车)股权以资抵债解决关联欠款问题,是上市公司目前推动的方案” 。

  贾跃亭是否愿意把乐视汽车的股权以资抵债,尚不可知。但是近期乐视网与乐视控股双方对欠款规模有不同说法,似乎显示贾孙的矛盾公开化。对此,乐视网董事长孙宏斌回应说:“我和老贾一直保持着良好的沟通,个人之间没有任何矛盾。目前面对的是如何解决问题。

  作为乐视网第二大股东、孙宏斌旗下的融创中国,去年年底向乐视网和新乐视智家借款17.9亿元,以缓解乐视网的资金紧张。但是乐视网表示,融创中国尚未表达进一步增持意向。

  面对多家基金把乐视网估值调低至3.91元的“惨况”,孙宏斌反思去年融创中国以 150亿入股乐视网等三家乐视企业时说,“对(乐视网)关联交易知情。但错判之处在于,关联方欠上市公司的债务无法得到有效偿还。人有时候要敢叫日月换新天,有时候也要愿赌服输。”

  乐视网“自救”还是“三板斧”

  本来外界寄希望于乐视网收购乐视影业、并借此引入新的投资者,对冲乐视网复牌后股价下跌的风险。没奈,乐视网在停牌长达9个多月后,称因为乐视控股所持乐视影业的股权遭司法冻结,且乐视控股存在对乐视影业17.1亿元欠款,因此终止收购乐视影业的重组。

  从1月23日的投资者网上说明会看,乐视网“自救”的措施似乎还是“三板斧”——聚焦彩电大屏、内容分众自制和生态开放战略,外加追讨关联方欠款和融创中国提供借款。

  有投资者关心乐视电视2017年大屏运营的情况,乐视网总经理刘淑青回应说,2017年受公司现金流极度紧张、市场需求下滑等综合因素影响,导致乐视电视销量出现波动。

  至于乐视电视未来在内容上如何提高竞争力,刘淑青表示,乐视网已定下了生态开放策略,乐视电视现已拥有乐视视频、CIBN、芒果TV、华数TV等内容提供商。未来,公司将结合分众自制和生态开放战略,打造以智能电视为核心的大屏互联网家庭娱乐生活,努力成为以家庭互联网为平台的消费升级大潮的引领者。

  但是,2017年乐视超级电视销量大幅下滑,不仅被传统电视厂商甩开,还被小米、暴风赶上,乐视网如何扭转这一局面? 乐视网回应称,2017年国内电视整体市场累计零售额、零售量同比呈负增长,整个电视产业,恰处于过山车的低谷之中。按照不同统计口径,国内彩电市场销售规模下滑超过5-10%。去年三季度更是创下历史性的近13%的同比销量跌幅。 尽管整体市场低迷,乐视超级电视也并未被传统电视企业甩开。在整个中国智能电视市场,乐视超级电视拥有累计超过千万级别的高价值可运营用户。

  IHS中国区研究总监张兵告诉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,预计2017年乐视电视出货量在130万台左右,较2016年500多万台,大幅下滑。原因是其2017年第三季度出货几乎停滞,主要在消化库存;而第四季度的出货从10月底才开始恢复,预计也不会有很大起色。

  而去年四季度的恢复与融创中国的支持有关。融创中国2017年年底向乐视网、乐视致新(后更名为“新乐视智家”,乐视网电视业务的控股子公司)借款17.9亿元,使供应链重新启动。而且,新乐视智家启动了新的30亿元融资计划。去年11月,新乐视智家召开了核心供应商闭门会议,中强广电、毅昌、富士康、冠捷、金锐显、晨星半导体等参与。去年12月,乐视推出了两个系列十款电视新品,覆盖40英寸~65英寸。

  张兵透露,听说乐视电视把2018年的销售目标定在300万台。事实上,最近乐视已启动了2018年春节促销,乐视商城、京东、天猫、苏宁等线下平台及线下LePar店一起发力。

  乐视网盈利一定要从硬件开始

  长期研究OTT产业的勾正数据董事长喻亮星向《第一财经日报》分析说,彩电大屏运营的价值兑现才刚刚拉开序幕,乐视一开始曾扮演领头羊的角色。 这一是依赖终端数量,二是依赖内容,不过现在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。

  从终端数量看,从2014年到2016年,乐视电视的销量从100万台、300万台到500多万台,增长速度非常快,2016年乐视已进入中国彩电市场的第二集团,可惜2017年销量大幅下降。

  从内容看,之前乐视不惜重金购买大量内容版权,有独特的版权资源,涵盖剧集、体育赛事,甚至为高尔夫爱好者开通高尔夫频道。但是,现在消费者在乐视电视上看到的内容减少了很多,几乎无法与腾讯视频、爱奇艺相比。所以,再买乐视电视,内容吸引力减弱。

  而彩电大屏运营,主要是广告收入、会员收入两个方面。广告收入依赖于终端数量,买家看中的是开机广告的效应,现在乐视电视新增的终端销售数量减少,广告价值会受到影响。会员收入依赖于内容,如果缺乏独特的内容,会员不会继续“埋单”。

  所以,喻亮星认为,从上述两个角度看,乐视依靠大屏运营来摆脱困难比较难。“原来彩电终端销量增加、运营能力很强、内容丰富,形成良性循环。现在彩电销量没有增长、内容减少、会员粘性下降,恶性循环。”

  乐视原来大屏运营的团队,许多人员已经流失。与此同时,彩电终端硬件的供应链、代工生产质量、售后服务等是否跟得上也是问题。因此,喻亮星说,乐视当前非常困难。

  在渠道方面,线下的LePar店曾在乐视电视销量的快速增长中发挥重要作用。但是,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采访多位LePar合伙人获悉,由于经营亏损、装修补贴不到位等原因,国内的LePar店已关闭七八成,只剩下2000家左右。目前,乐视的渠道重点已重新放回线上。

  对此,乐视相关人士向第一财经回复说,乐视对线下的LePar体系做了比较大的调整。调整中,有的离开,有的新加入,都很正常。在乐视电视新品发布会,组织了区域分会场,LePar合伙人到场观看,当场下单进货积极,超过预期,现场还有传统经销商希望合作。

  喻亮星认为,线下成本高,乐视不擅长线下渠道管理。线上渠道简单,可尽量控制成本。乐视网希望彩电硬件减少亏损,尽快盈利。像倚重线上销售的小米电视,硬件是盈利的。

  “盈利一定从硬件开始,”喻亮星分析说,否则乐视无法填补硬件亏损的窟窿。无论2018年乐视电视卖多少台,从硬件盈利开始,到引入更多内容,再到黏住用户、广告运营,乐视才能逐步实现“正循环”。“全靠内容运营赚钱,这个故事乐视已经无法再讲下去了”。

  乐视网后续能否与乐视影业加强合作、提升内容吸引力,喻亮星认为,乐视影业自制能力有限,目前乐视视频与腾讯、爱奇艺差距明显,PPTV也抢去了大量的体育版权。乐视网2016年的广告收入5亿元,2017年相关团队的人员许多已离职。

  因此,对于乐视的将来,喻亮星认为,没有两三年很难恢复。2018年乐视如果能理顺彩电供应链和零售渠道、实现硬件盈亏平衡已经不错。(王珍)

分享到:
文章评论 · 所有评论
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
点击加载更多
© 2016 大昆山生活网 http://www.dakunshan.com/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京ICP证140141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0116号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:xxx@xxx.com 统计代码填到这里